星星的耕耘者

【記者 賴芃儒/南投報導】

印加果只需約三個月便可結果,七巧農園裡印加果也已結實累累。(攝影/賴芃儒)

在南投縣中寮鄉的七巧農園裡,印加果樹的枝枒交織成一片鬱鬱蔥蔥的天空,印加果如同褐色的星星般在這片綠蔭中閃耀。

來自秘魯的星星果

從秘魯引進的印加果的外型如同星星一般,又被稱作「星星果」,用途十分廣泛,在國外不僅有以印加果製成的零嘴、手工皂、蛋白粉等,甚至還有食用油。印加果的幼果表面光滑而翠綠,成熟時變為茶褐色。成熟的印加果裡有黑色的種子,剝開黑色的外殼後尚可見白色種子,白色種子經過加工後成為印加果油。

在《林業研究專訊》中提到印加果油富含Omega-3,具豐富的營養價值。Omega是一系列維持身體機能的必需脂肪酸,其中Omega-3在人體中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腦部、眼睛、神經系統等多項器官的細胞都需要Omega-3 來維持正常的運作。許多人食用魚油、藻油都是為了攝取Omega-3。

從新手農夫到撐起一片星空

印加果引進臺灣不到十年的時間,印加果油更是尚未和橄欖油、苦茶油一樣家喻戶曉,在種植、推廣和銷售上都須面對許多挑戰。和岳父一起經營七巧農園的顏綸廷不僅種植印加果的經驗尚未滿兩年,更是一位新手農民。

出身於台南的顏綸廷到了中寮後才開始接觸農業。(攝影/賴芃儒)

顏綸廷並非農業相關背景出身。就學時學的是電子,出社會後從事服務業,過去的經歷和農業毫無關係,直到去年六月來到妻子的娘家——中寮鄉擔任農耕士,才對農業有了初步的接觸。

農委會統計年報資料顯示,農業就業人口從民國60年的1665萬5千人、70年的125萬7千人、80年的109萬3千人、90年的70萬6千人,到107年的56萬1千人,明顯呈現急遽下降趨勢,缺工問題日益嚴重,甚至影響農業生產效率。曾經是農業大國的臺灣,如今面臨農業人力老化及農業經營缺工,面對這樣的困境政府招募了多名農耕士,到農田裡協助雇主採收、包裝、除草等基礎工作,顏綸廷便是其中一名。

顏綸廷說:「我一開始把農業想得還滿簡單的,就是一套SOP,什麼時候要下肥、什麼時候要澆水、什麼時候要收成,都是很固定的。」在擔任農耕士的期間就如同顏綸廷所想像的,雇主已經有一段時間的種植經驗,也發展出一套流程,農耕士們只需依照雇主的安排工作。然而結束了農耕士的工作,開始自己種植印加果後顏綸廷才發現務農比他想的複雜許多。

許多網路文章中會指出印加果無病蟲害,但在顏綸廷實際種植的經驗中並非如此。顏綸廷提到他曾遇到印加果樹根部看起來無異狀,甚至底部側枝都還在生長,但主幹卻已經枯萎的狀況。面對這樣令人手足無措、摸不著頭緒的問題年輕的農民們也有一套自己的解決辦法。除了依靠岳父以前種植其他作物的經驗以外,顏綸廷也善用網路資源,透過網路的連結尋求其他種植印加果的前輩幫忙,透過前輩們的解答這才知道原來是咖啡木蠹蛾所導致的。

顏綸廷認為長輩們留下的經驗固然重要,但相同的作物在不同的環境、不同的時代,所需面臨的問題不盡相同。如同印加果樹在南美洲是無病蟲害的,但種植環境在臺灣時卻有咖啡木蠹蛾會蛀食。農民們沒有一本教科書教導他們側枝如何修剪、農園要如何管理等,這些問題都需要依靠農民不斷請益、嘗試才能慢慢建立起屬於自己的教科書。

星星的耕耘者撒下星辰 推廣印加果

顏綸廷和其他小農一樣面對缺乏經濟規模效益的困境。目前顏綸廷和他的岳父兩人一同經營了約兩甲的農田,大約是兩個足球場的大小,已經讓兩人快忙不過來,夏季印加果樹生長較快時還需另外請人來幫忙。擴大種植數量以取得經濟規模效益不論是對顏綸廷或是其他小農而言都是天方夜譚。

顏綸廷經營的七巧農場佔地廣闊,以種植印加果為主。(攝影/賴芃儒)

在人手一台手機的時代,農業的環境比以前更加開放,農民們不只能在網路上相互交流,銷售的管道也不再只局限於行口了。有些農民開始利用網路平台銷售自家農產品,而顏綸廷則是選擇利用Facebook的粉絲專頁來經營自己的品牌,並自己實際到市場向民眾推廣、介紹。許多政府、民間單位都開設相關課程,教導農民如何銷售。南投縣中寮鄉的民間團體無歲月即是協助小農們的組織,與小農們一同進入菜市場,接觸消費者,顏綸廷也是其中的一員。

印加果油具有高營養價值,而價格也較高,一瓶250毫升的價格多為一千元以上,大約為苦茶油的兩倍。較高的價格讓許多消費者卻步,也讓推廣較不易。顏綸廷提到他去市場時都會帶著印加果的果實,讓民眾能更了解印加果油,但有時民眾對果實的興趣更大於印加果油,甚至想和他購買果實。顏綸廷笑著說:「那果實我要怎麼賣?」,將果實送給民眾的他認為「每個人都是一個種子」,不論是否購買了產品,顏綸廷透過一顆果實將自己的想法傳遞出去。


我要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