絹印的溫度 故事的延續

【記者 蔡珮筠/台南報導】

走進台南吳園藝文中心旁邊的巷子裡,相對於馬路邊的喧囂,裡面是一個既靜謐卻又充滿人情味的地方,巷內周遭的店家會在傍晚聚在一起聊天、吃點心。位在古都保存再生文教基金會旁邊的「濤人絹印」,是一個自由且無拘無束的空間,讓每個來到這裡的人,能夠將自己的小故事印製在一件件的布料上;濤人的意思是「TALK HUMAN」,喜歡與人互動交流的老闆朱鴻祥,藉由接觸不一樣的人群,能夠從交談中聊出不一樣的心得與創作靈感。

位在吳園藝文中心旁邊巷子內,看起來並不顯眼的濤人絹印工作室。(攝影/蔡珮筠)

選擇做出改變的決心

原本從事設計企劃的朱鴻祥,工作內容包含與客戶合作製作刊物、拍攝布料與承接設計案等等,當時的他認為每天固定的上班、下班較為枯燥,到後來會是沒有靈魂與重心的在工作。偶然之下,朱鴻祥想做一件衣服,就去找了網版的工廠,要將圖案印製在衣服上,相對於熱轉印,用雙手印出來的過程是比較具有溫度的,也因此而開始接觸絹印。下班後學絹印對於他來說是種放鬆,結合自己所擅長的繪圖,並靠自己的雙手刷出滿意的成品,從設計到成品都是經由自己的手製作出來的,能夠在下班後增進自己之外,又可以從中獲得成就感。最後,朱鴻祥選擇了改變,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實踐自己理想的同時又能夠享受絹印的過程與溫度,選擇做絹印對他來說是想成為心目中理想的人,要成為一個好玩、有趣的人,他笑著說。

將濤人一步步做得越來越好的朱鴻祥說著如何面對問題。(攝影/蔡珮筠)

朱鴻祥說:「如果真的有心想做好一件事情,就要有一個目標,你不會像無頭蒼蠅一樣,你要有決心能夠去把它做的很好,我相信有目標的人他會去尋找。」工作室成立還不到兩年的他,對於創業初期所遇到的瓶頸,他認為那些困難都只是問題,決心的重要會影響是否會遇到困難,不能因為認為事情太過困難就選擇逃避或放棄,而是應該要面對並有足夠的決心才能夠堅持下去,與其等待機會的到來,不如主動尋找通往目標的道路。朱鴻祥說:「我就是濤人,濤人就是我,我就是濤人絹印本身。」透過設立每個階段的里程碑,訂定不同的短期目標,並視為是本身該去做的事情,克服問題讓自己成長,一步步的朝目標前進。

庫存布再利用 靈感來自生活

濤人曾經做的絹印袋子。(攝影/蔡珮筠)

早期朱鴻祥拍攝過庫存布,庫存布指的是在製衣廠或紡織廠中所剩餘的布料,他將庫存布結合絹印做再利用,讓庫存布發揮最大的價值。古都保存再生文教基金會也結合勞動部的計畫,培訓出會車縫的社區媽媽專門車縫庫存布,而庫存布的材質、來源,以及社區媽媽們的工時與單位價錢皆是透明化的履歷,能讓大家清楚知道從上游到下游整個產業鏈的過程,藉此更加認識布商產業。原本被棄置在工廠角落的庫存布,能夠被賦予新生命的再利用,不僅有環保永續的效用,也讓來到濤人的每個人都能夠帶著回憶回家。

台南與澎湖兩地交流以船票為印象的網版。(攝影/蔡珮筠)

濤人還提供了讓民眾自由創作的體驗空間,圖案的設計皆是融合生活周遭的元素繪製而成,透過生活經驗、在台南的生活、臺灣的故事做為靈感,或是結合在地元素延伸出絹印的不同玩法。朱鴻祥說,前陣子有個案子是台南與澎湖兩地間的文化交流,查找資料後發現以前台南跟澎湖之間有貿易的往來,並且都有個地名稱為將軍,當時便以船票的印象去做設計,從台南將軍到澎湖將軍當天來回,並且還設計了具有台南特色的圖樣,像是虱目魚、牛肉湯等等,讓參與的民眾從中挑選圖樣親手印上船票。活動內容不僅僅只是在絹印本身,而是去理解每個圖樣背後所代表的意義與故事,結合文化與趣味創造出新的東西,讓每個活動都是獨一無二的體驗,不被傳統絹印模式所拘束,玩出屬於自己的方式。

你有故事 我有絹印

絹印所使用的顏料。(攝影/蔡珮筠)

要開始做絹印前,首先要將圖樣先繪製出來,接著是製版,製版的第一步是塗上感光乳劑,塗抹的厚薄度需要有經驗的累積,待感光乳劑乾之後,將繪製好的圖樣固定在網版上進行曝光,等待曝光完成之後,接著要沖洗掉附著在網版上的感光乳劑,確認圖樣完整後,將網版放置風乾,再來把網版做封膠後便可印刷,在刷色的過程中,手的力道與角度將會影響圖樣印製呈現的完美度,此環節亦是需要經驗與手感的累積,在最後刷色完成後還需要將網版拿去清洗才能夠再重複使用。朱鴻祥說,客人在製作的過程中,都會在一兩個環節上出現問題,「他們發生的問題我都遇過,所以都會跟他們提醒說哪個步驟需要注意些什麼,不然就會失敗。」正因為是從零開始學習,也因此都能夠清楚且精準的解決每個步驟會遇到的問題。

工作室內擺設的作品。(攝影/蔡珮筠)

工作室成立至今,濤人做到了生產一條龍的規模之外,與客人及合作單位間也維繫著良好的關係,將遇見的人視為朋友一般;課程的推廣與接案,透過創造出新的合作模式,以及課程內容的多元化,讓絹印不再只是絹印;濤人所利用的庫存布,從剪布、打版到車縫,都能夠依照不同的活動需求設計出不同的袋子。圖樣的設計不僅是需要靈感,要做的好看又具有它的意義與故事,同時又能夠吸引人及得到普世價值的認同才是一個好的設計;濤人絹印的特別之處除了具有專業性之外,更具有高度靈活性與有趣性,找出不一樣的地方並從中發揮,朱鴻祥認為絹印只是個媒介,比起絹印,透過與人所產生的連結,能夠交流出每個來自不同地方的小故事才是重要的。

我要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