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背景的外籍生

【記者 郭亭宜、莊旻諭/台中報導】

蔡裕鈞是一位來自印尼的留學生,來臺灣已經三年多,其實當初會選擇來到臺灣有一段特殊的緣分。裕鈞的爸爸是從小被臺灣人收養的日本人,原本一家人生活在印尼,卻因為發生了印尼排華黑色五月事件後,一家人不得不分開。裕鈞爸爸回到臺灣工作,導致裕鈞其實對臺灣印象非常模糊,自己也坦言:「雖然印尼和臺灣混血很多,但是我跟他們很不一樣。」

在學習外文這一塊,裕鈞說到,高中時班上有同學曾經在日本住過,因此會講日文,裕鈞開玩笑地說:「他不是混血但是他卻那麼會講外文,那我是混血兒是不是也要學習一下?」這開啟了裕鈞學習語言的路程。

對外文開始感興趣後,裕鈞在高中開始學習日語,在大學升學時也同時考慮了日本和臺灣,或許是因為爸爸在臺灣,裕鈞最後選擇了臺灣。

 來到臺灣後,裕鈞才開始學習中文,面臨要同時面對課業又要學習語言的環境,裕鈞並沒有因此到疲憊,還參與了打工、到日本實習還也學會了一點臺語。

眼看到臺灣也幾年的時間了,裕鈞說臺灣和印尼對他來說有幾個地方很不一樣:「我覺得臺灣的制服很無聊,像我們那邊禮拜一到禮拜五都不一樣, 還有我每次搭公車都覺得臺灣的學生很沒有精神,不是應該能去見朋友很開心嗎?」他也認為臺灣人的思想跟印尼有點不同「臺灣人在沒有達成目標的時候會變得很消極,會開始悲觀,但我們會覺得,換一個目標就好啦!」

除了文化上差異,裕鈞說,臺灣人似乎對他們有些偏見:「我覺得臺灣人常常會覺得印尼人來這裡就是在工作,其實還是有很多印尼人來台灣求學,像我有認識一些朋友他們在印尼已經是教授,但是出去還會被問說,你們是在哪裡工作?老闆給你們放假嗎。」

隨著時代演變,我們越來越容易接觸各國文化,但是刻板印象依舊存在於我們的生活當中,了解及尊重成為我們重要的課題。

我要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