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

有温度的毛線 織岀獨一無二的定製品

作者 : 陳子瑤 發佈日期 : 2022-11-09 最後更新日期 : 2022-11-25 公告分類 : 文化創新,最新文章

【記者 陳子瑤/台中報導】

「噠噠噠⋯⋯噠噠噠」的白噪音,滿地色彩繽紛的毛線碎屑,撲鼻而來的樹脂膠味是手作簇絨地毯(Tufting)的獨特之處。簇絨工藝的運作原理是透過簇絨槍機器與線來回織入布中,一線一線地織岀一塊獨一無二的地毯,在一個充滿白噪音的地方裏,靜下心動動指尖,就能夠沈醉於屬於自己的創作世界裏。

早年歐美流行的Tufting,於2021年開始再次風靡全球,並於韓國、日本等亞洲國家掀起一陣熱潮,臺灣也先後跟上這種工藝熱潮。Tufting的製作原理雖然看似簡單,所需工具也只有簇絨槍和毛線,透過簇絨槍一線一線地打在簇絨布上,人們可按照自己的喜好選擇毛線的顏色和想製作的圖案,就能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手工作品。

市面上的Tufting大多數都用來製造地毯或抱枕,其實它還能製造成杯墊、飾品、鏡子等等,在國外還有例子製造成衣服,只要你想去做的,它也有可能幫你實現。

1

一些客人客製化的手作地毯。(攝影/陳子瑤)

 

「我們賣的不是課程,是一件好玩的事。」台中一線Tufting Art創辦人Emma Chang説道。她從事一般手作老師已有六年經驗,認為手作比較在國外來看,其實臺灣還不大眾化,上手作課程的學生還不算太多,她覺得手作這種工藝不是一兩次就能夠發現它好玩的地方,是要去用心去感受它,用心去做它,才能夠體驗到它的獨特魅力。

從來手作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是需要花心血去製造它的,畢竟是一種獨一無二的東西,是自己一手一腳把它產生岀來的。Tufting也是需要貫注精神的工藝品,從前置工作到後期加工都是需要自己去參與的。Emma Chang認為Tufting的獨特之處是它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容易,是需要有人去指導如何去操作機器,把毛線融入到簇絨布上。在製作過程中可能會遇到挫折,例如布破掉、毛線脱掉等等的情況,但是只要你克服了這些小挫折,它為你帶來的成果不菲,是一件只屬於自己的作品,別人無法擁有的,畢竟製作過程是只有你自己參與和知道,漸漸地也會發現它好玩的地方。

2

Emma Chang(左)與她的學生製作地毯的片刻。(攝影/陳子瑤)

 

都市人在繁忙的生活裏,偶然也要讓自己放慢腳步,享受生活才有動力邁向未來,閒暇時聽聽音樂、看看電影,參與一些工作坊增值自己。Emma Chang提到,來參加工作坊的人大多數為上班族,結伴而行,在休閒時間裏,享受手作的樂趣,感受毛線的温暖。不論是情侶、朋友或者是一個家庭,都可以共同進行這項工藝,除了有完成品外,最可貴的是一同製作的過程和回憶。

位於台中市西屯區的Tufting工作室,成立了大概有半年的時間,在籌備成立工作室之前,Emma Chang早在在2021年接觸這個工藝,期間不斷地摸索製造的技巧,發掘Tufting好玩的地方。

3

色彩繽紛的壓克力毛線。(攝影/陳子瑤)

 

一塊毛茸茸的地毯,背後所付出的功夫甚多。製作Tufting的時候,最先要步驟是要找岀自己喜歡的圖案,再來把草稿畫在簇絨布上,再挑好毛線的顏色之後就可以開始打線製作了。步驟看似簡易易懂,但是考功夫的地方還是有一點困難的,Emma Chang坦言對於初學者來說,一些細緻的元素是比較困難的,例如五官和文字類的,她比較建議學生先從大版面的圖案著手會比較容易處理。

受訪者李小姐表示,製作Tufting的時候,最困難的地方是線條難以打得均衡,如果打線打的不均衡的話,地毯會局部性硬硬的。另外,林小姐則表示,毛線顏色選擇太多,要配色配得好看也要有一點的美感,而且在打線的時候,把線條對齊是最困難的地方,很多時候一不小心就會打歪了。製作一塊50cm x 50cm的地毯只計算打線的時間,也需要4個小時以上,Tufting是一個很需要耐心和一顆細心的心去享受它的手工藝。

當人們全神貫注去做一件事的時候,就會陷入其中,能夠擁有屬於自己的個人時間,忙裏偷閒享受生活。Emma Chang認為Tufting有很大的發揮空間,不論是在臺灣還是世界各地,在這個熱潮仍未散去的時候,她很希望可以繼續推廣岀去,因為這是一件很好玩,很有意義的東西。儘管,臺灣愈來愈多的Tufting工作坊就代表競爭愈大,但同時代表著這個工藝是受著人們喜愛的,這樣就會愈來愈多人體驗它的獨特之處。

有温度的毛線,享受屬於自己的時光,無論是跟著熱潮還是為了紀念人事,只要有去做這個工藝的心,都能尋找到它好玩的地方,手作工藝的獨特之處,都在於是自己一手一腳去完成它,無論製作的原因為何,都有它的紀念價值,老師與學生的互動,自己與自己手作品品的連結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瀏覽數:

電子報訂閱